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武侠 > 沧禾传

更新时间:2019-07-30 11:29:36

沧禾传

沧禾传 影少三千 著

连载中 江风司徒悦 逆袭校园宠婚情有独钟

主人公叫江风司徒悦的书名叫《沧禾传》,它的作者是影少三千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普天之下,万物如尘,唯剑照吾本心,割舍不得!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江师兄!”司徒悦见江风受伤,提着手里的木剑就要冲来。

江风自知已是绝境,索性忍着剧痛伸手:“不要过来,我拖住他,你们快走!”

汪徕哪里肯让司徒悦以身试险,赶紧伸手拦住她:“就算你去也是以卵击石,快跟我走吧!”

“若不是你,怎会节外生枝?”司徒悦被他拽住,怒意更盛,奋力挣扎。

汪徕恼羞成怒,伸手对她后颈狠狠敲下,司徒悦登时晕厥,被汪徕和侍卫带走。

青衣山贼面露轻蔑:“这下再不可能有人帮你!”

江风自知实力悬殊,从怀中掏出飞焰弹,虚弱看向青衣山贼。

青衣山贼面色大变,所有弟子的飞焰弹都被他们销毁,唯独江风手中还有一颗…

“你放我走,今日所有恩怨一笔勾销,释放这飞焰弹你我都难有活路!”江风举着飞焰弹威胁道。

现在还不到丹阁石碑,释放飞焰弹引来的极可能是杀害刘教习的凶手,这凶手不仅会击杀山贼,还会击杀青谷寺门徒。

青衣山贼混迹江湖多年,只得答应江风的要求,江风放下飞焰弹,逃入密林当中才勉强松口气。

只是还未走出多久,那青衣山贼不知施展了何种轻功,竟在他无所防备时夺走飞焰弹,冷笑道:“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讲条件的人。”

在强烈的危机感当中,江风浑身颤抖神经紧绷,竟再感觉不到疼痛。

“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青衣山贼再次出手,其手中的砍刀再次激起冷冽刀光,宛如一张大网霎时而至。

江风自知不敌,只能用先前夺来的砍刀全力对上,两刀相撞发出刺耳刀鸣,随着刀光闪过,他手中的砍刀被弹飞出去。

生死攸关之际,江风咬牙艰难使出一招青信风,伴随一声巨大的轰响,青衣山贼将一棵大树拦腰斩断,而他却毫发无伤。

青衣山贼怒喝一声,一个毛头小子竟能两次躲过他的剑招,这是他的耻辱!

江风哪里敢与他硬拼,青信风是青谷葬花最基础的招式,这是他偷学来的,可以极快变化身形以便攻敌不备,但短时间只能施展一次。

就在青衣山贼再次挥刀而来之际,江风借着青信风带来的惯性趁势滚向灌木,同时拼尽全力向前跑出。

青衣山贼施展轻功再次追来,借着腾空之势一刀劈来,眼见就要劈中时,只见江风猛然倒卧贴地滑行,竟又躲过一刀。

青衣山贼郁闷的几乎吐血,心中杀机更盛,蹬在树干上重又极速而来,怒吼道:“江风!我要你死无全尸!”

见到青衣山贼身姿,江风浑身颤抖,呼吸急促,硬着头皮前进一步狠狠一夺,竟再次成功夺下青衣山贼手中的砍刀。

青衣山贼几乎抓狂,索性捏紧拳头全力力锤出,出乎他意料的是江风不仅没躲,反而捏紧拳头与他对拳猛然轰出…

“咯咯啦…”伴随骨裂声,青衣山贼五官痛苦扭曲,剧痛中右手浑然无力…

在他分心的一瞬间,江风看准时机一招尽时砸向他的面门,尽管他立时以轻功倒飞出去,仍被狠狠击中。

惨叫声中青衣山贼倒在地上,其口鼻腥血翻涌,眼睛刺痛,耳朵嗡鸣,短短时间被江风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江风对拳的右手也失去知觉,他紧张的直咽口水握着砍刀一步步走向青衣山贼…

青衣山贼见他步步而来不断挣扎后退,面带惊恐摇头:“不,不要…不要杀我!”

江风喜欢在酒肆听说书人讲书,知道江湖中人狡诈,事关生死,他向着青衣山贼使出一招瞬息,青衣山贼果然凭着本能反抗,同时更抓着一把枯叶洒出。

枯叶当中一颗小石子向江风额顶激射而来,若被击中必定当场身死。

只可惜,这是瞬息的假招,这石子被轻易躲开,同时江风又一招尽时狠狠砸在青衣山贼面门。

至此时,江风浑身虚汗,若不是青衣山贼轻敌,九五剑诀又十分不凡,恐怕他早已身首异处…

“求求你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青衣山贼七窍流血,不断求饶。

江风如何能饶了他,闭眼咬牙,硬着头皮以看到对准其脖颈处狠狠砍下,顿时血如泉涌,溅洒四方…

“我杀人了…”江风紧张的快要窒息,在浓烈的血腥味和青衣山贼死状的**下,竟生生晕厥过去。

直到江风晕倒,一位老人从天而降,此人正是…移谷!他一直在暗中看护着他。

“竟能反杀南山四大山贼之一的青衣盗,不愧是那人的后裔…”移谷面露欣慰,同时又面带苦涩看向远处的南山丹阁,“大乱将起,天下又有谁能独善其身?”

他眼中露出追忆又隐于密林当中,随后一束飞焰弹被引爆,火光四溅,震彻四方。

江风再次苏醒时,正身处床榻之上,目光所及家具装饰颇为典雅。

“师父,他醒了。”见他苏醒,守在窗边的丹童惊喜喊道。

随后便看到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袍的束发少年走进房间,他手中撑着一把红色油纸伞,模样颇为俊朗,约十五六岁的年纪。

“这是哪里?”江风问道。

丹童笑道:“这里是南山丹阁,师兄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。”

“三天…”江风这一晕竟蹉跎了三天光景。

那蓝衣少年淡看了江风一眼,重又撑着伞走出门去,只是为了见他而见他。

很快身穿白衣的丹成子走进厢房当中,他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,伸手探脉:“你已无碍,可以下山了。”

“您是丹成子前辈吧?”江风见他腰牌上写有丹成子三个字后,想将刘教习所说转述与他。

丹成子却冷眼看他,淡淡说道:“山贼一网打尽已经关进牢房,其他的你无须多言。”

“刘教习让我转告您…”

江风还未说完,却再次被丹成子打断:“刘远山死于山贼之手,已经查证,休得胡说!”

他知道丹成子是要堵他的嘴,心中更是疑惑,难道丹成子前辈已经知道刘教习是死于同门之手了?

“丹成子前辈,刘教习临终时让我转告你,务必不要出山。”江风下床施礼说道。

丹成子面上仍是冷漠,只应了一声便离开了。

“师兄莫要见怪,师父就这样。”丹童说话的同时取出一个瓷瓶交给江风,“司徒师妹替你补交过草药,加上你身上的草药,一共兑了两颗上品聚气丹。”

江风心中不是滋味,对南山丹阁始终喜欢不起来,接过装有丹药的瓷瓶后再三感谢,在他的带领下走出厢房。

南山丹阁极大,楼阁厢房众多,其中假山、药圃也不占少数,又因地势极高游云走雾,竟像极了仙宫。

许久之后,两人来到了南山丹阁的山门处,门边众多弟子见到江风后面露欣喜,赶紧将他们围住。

“江风师兄,若不是你舍身相救,我们现在不知道会怎样呢…”

“师兄,听说你以一己之力竟然将青衣盗杀了?”

“江风师兄,你舍身取义的样子真的好帅,我好喜欢你啊。”

一众弟子七嘴八舌的说着,其中更有不少女弟子红着脸不断暗示着什么。

一旁的司徒悦气的直咬牙,怒冲冲推开众人:“你们再围着江师兄别怪本小姐翻脸不认人!”

立刻有女弟子不服气喊道:“你又不是江师兄什么人,你凭什么那么霸道?”

“就是就是,我们早就打听过了,江风师兄跟你根本就没什么!”又有女弟子哼唧道。

司徒悦被气的吐血:“我和江师兄一起采过药,他还背我走过山路,我们关系亲密着呢!”

“呵呵,嘴在你身上你怎么说都行咯。”又有女弟子反击道。

“你你你,你说什么,本小姐弄死你!”司徒悦尖叫着冲上去跟其他女弟子扭打在一起。

“你这个小狐狸竟然敢拽我头发!?”

“是谁用指甲抓我脸的!”

“我吐你一脸口水,看你下次还多管闲事装清纯!”

场面顿时混乱,女弟子们从开始围攻司徒悦变成了大混战,旁人想将她们拉开一时也无从下手。

汪徕郁闷的要吐血,看着江风手足无措的模样,他更是捏紧拳头生出浓烈妒恨之意。

就在这时,那蓝衣撑伞少年翩然破空落在众人前方:“我送你们下山。”

直至此时江风才发现他的一双眼眸,竟有一只是紫色的,他清冷撑伞的模样透着妖异的俊美。

场面渐渐恢复平静,这少年也不顾众人有没有跟上,独自一人在前方走着。

“这位师弟叫什么名字?”江风小声问身边的丹童。

丹童面露难色:“他可不是什么师弟,他只是寄住在丹阁中的人客,除了师父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,也没人知道他在等待什么。”

“念风。”那撑伞少年的声音淡淡传来,“我叫念风。”

江风一愣,这个名字跟自己好像,江风,念风,竟有那么巧的事情。

有念风带路,南山变得极为平静,原本五六个时辰的山路竟四个时辰不到便走完了。

回到枫华殿时已经傍晚,江风向念风和丹童道谢,在众弟子的争议声中独自走向包儿山。

枫华殿山门前的高大杉木上,丹童站在念风身边一齐看着江风离去,直到一滴眼泪落在他的手背,他才惊讶:“念风,你怎么哭了?”

=========

PS:终于补上了这一更,打脸真的好痛…

总觉得念风这个名字跟江风放在一起不那么妥当,但自有用意,请不要吐槽拉

小说《沧禾传》 第七章 念风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逆袭小说
  2. 校园小说
  3. 宠婚小说
  4. 情有独钟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