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仙侠 > 新壶中天

更新时间:2019-08-06 12:06:30

新壶中天

新壶中天 亲吻指尖 著

已完结 陈元九洛秋灵 虐恋情深空间青春贵族

小说主人公是陈元九洛秋灵的小说是《新壶中天》,它的作者是亲吻指尖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壶一世界,一桃一轮回。一符一生死,一念一层天。我陈元九,愿用毕生精力,斩尽天下一切妖邪!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锣鼓喧天,一阵喧闹之后,陈元九骑着高头大马走过街道。

四周的街坊邻居纷纷上前招呼,夸赞之声日渐鼎沸......

大马上的陈元九欢笑着抱拳,向着四周的人连连作揖。

再往前,便是一座大的宅院,一位老者带着一个老妇人站在门口,身后是几个青年妇人,一脸的欣喜,相互之间跟街坊邻居夸耀着,望着那大马上锦衣绣帽的陈元九,眼中的殷殷期望,似曾相识!

不对!

这不是真的!

睡梦中的陈元九眉头一皱,背靠着的一棵大树这时候似乎被风吹起,摇动着枝叶,发出沙沙之声。

刹那之间,眼前的那一幕幕又忽然转变,烈焰滔滔的围绕在自己的身边......

宅院内,浓烟滚滚,大火熊熊,一具具的尸体,横七竖八!那些曾经照顾自己的仆人,犹如亲人一般的,现在都倒在地上,面目狰狞。

“大哥,大嫂......”

内堂中,陈元九跪伏在地上,拉扯着两具尸体,发现没有声息,又爬到另外一边,拉起一个少女,高声的呼喊着,“二姐,二姐,你醒醒啊......”

“不用喊了,他们早就死了!”

一个如同是黑烟一般的人形怪物,正一手一个的抓着那个老者和妇人,沙哑的笑声犹如铁剑一般,一下一下的划过心房。

“桀桀,这些人的灵魂真是好吃啊......”

“可惜,还是不及你的万一,你知道么,你的灵魂,远在百里之外,本座就已经闻到了那股鲜美的气息!”

“有多少年没有遇到这么美妙的灵魂了......”

陈元九的脸色苍白,眼中满是泪水,“放开我爹爹,还有我娘,我跟你走,你放了他们啊......”

“放了他们?为什么啊?”

那黑影饶有兴致的看着陈元九,如同戏耍他一般,嘲笑着说道,“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?你跟本座走干嘛?本座是要吞噬你的灵魂,其他的跟本座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啧啧,不愧是先天通灵者啊,这灵魂纯净就是什么都占优势,神童啊,州牧举荐的茂才,这以后就是高官显贵呦,本座好怕怕啊......”

陈元九瘫软的跪在地上,只是无力的哭泣着,“你放了我爹娘,我让你吃,我让你吃......”

“小九,快跑,快跑......”

奄奄一息中,那老者忽然抬起头,望着陈元九,往常眼中的慈爱在这一刻都转化为不舍,似乎是刚才这魔头的话提醒了他,自己的儿子原本应该有远大的前程。

不应该折在这里!

“去,去县衙,去州府,找州牧,为我们报仇......”

说完,老者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,一下子挣脱了那黑影的束缚,转身向着那黑影猛然撞去。或许天地之间有种伟力,能够让父母的爱超越某种规则,老者竟然在这一刻抱住了那黑影,狠狠地张嘴咬去......

刺啦......

老者硬生生的从那黑影身上扯下一团烟雾来[张1],同时也令那黑影浑身一颤,松开另一只手。

老妇人跌落在地上,又急忙辨认了一下方向,不顾自己浑身的伤口,急忙爬到陈元九的身边,张开双手,护持住陈元九,有些虚弱的说道,“小九,你快走,听你爹的......”

就在这一瞬间,那魔头已经从老者的嘴里钻进去,而后仅仅只是一息,便又从老者的鼻孔里钻了出来。

老者甚至都没有再说一句话,便软软的瘫在地上,气息全无。

老妇人望着这一切,身体颤抖着,可依旧把陈元九护在身后,凄厉的喊到,“小九,赶紧跑啊,跑啊......”

陈元九咬咬牙,这么多年的读书生涯并没有让他真的养出一身浩然正气而诸邪不侵,所以他知道爹爹让他找州牧并非随口之言。

但虽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可陈元九转身要逃的瞬间,还是犹豫了。

他回头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,却发现,老妇人已经死在了那魔头的手中,甚至连护持自己的姿势都没有改变!

“啧啧,都说负心薄情读书人,果然如此......”

那魔头就这么站在陈元九的对面,模模糊糊的嘴脸上全是嘲讽,“即便他们不是你的亲身父母,可好歹也有十多年的养育之恩呢?”

“你住口!”

陈元九这一刻,悲愤的情绪喷薄而出,双眼通红的看着那魔头,恶狠狠地说道,“要杀要剐随你的便,千万别给我机会,我陈元九发誓,如果有来生,必然上到九霄,下落碧泉,把你挫骨扬灰,永世不得超生......”

“啧啧啧,永世不得超生......”

“哈哈......”

那魔头忽然长笑起来,然后一脸戏谑的说道,“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些魔物,本身就是永世游荡,不入轮回,不在三界,不入五行,怎么轮回?不过......”

“要是吞噬了你的灵魂,说不定,本座到是真的可以修成人身!”

“来吧,让我尝尝,如此纯净的灵魂到底是个什么味道?”

陈元九就这么看着对面的魔头,就似乎要把对方给铭刻在灵魂之中,把这仇恨带入到下一世。

只是,有来生么?

陈元九不确定有没有,却又无可奈何。这一刻,他甚至出奇的痛恨自己——自己这么多年来所修习的都是四书五经,而不是棍棒刀剑。

忍把亲朋成新鬼,

百无一用是书生!

恨不生就屠狗身,

敢提尖刀拼热血。

魔头的手渐渐的伸到陈元九的面前,缓缓的抚摩着他的脸,就如同是看到的绝世珍宝一般。

陈元九甚至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渗透进皮肤,心中出奇的没有一丝的惧意,反倒是安静的异常。因为他相信,那个人会来的......

他会来么?

十多年来,多少邪灵妖魔来觊觎自己的灵魂?为什么他还活到现在,这里便是陈元九的一个小秘密。

就似乎是有一个人始终在保护着自己,不到最后关头,不出现。

“住手吧!”

一声平和的声音从那魔头的背后传来,一袭青衣,麻布道袍,长长的头发,和那魔头一样,看不清楚长相。

魔头猛然转身,看着那青衣道人,戒备的眼光上下打量。

“走吧,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看到,这个人,不是你该动的......”

青衣道人依旧平和的说道,就似乎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。

“为什么?你算老几?”

魔头的神情一愣,有些不甘心,但只要想想对方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背后,他就感到一阵阵的心寒。

魔物是永世游荡,不入轮回,可并不代表就不会被消灭。

魔头身后出现了一只虚幻的手,缓缓朝陈元九伸去。它想要在前面牵制住青衣道人,背地里把陈元九的灵魂吞噬一空,然后离开。

只是,他没有想到,对面的青衣道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而是翻手一个手印,院中的桃树竟然刹那之间,盛开满树的桃花,粉红色的花瓣在天空之中飞舞。

青衣道人伸手一抓,一片普通的桃花花瓣出现在他的手中,只见他的手指飞快的在上面一抚,然后翻手直接就向着那魔头打去。

桃花花瓣光芒四照,隐隐竟然带着一丝天雷的气息。

咔嚓!

夜空之中一声霹雳,打在那魔头头顶,顿时就犹如热油浇进了雪堆之中,一瞬间就消融了很大一块。

“啊!”伴随的是魔头的一声惨叫。

虽然魔头的身形很快就恢复了原状,可就算是陈元九都能看的出来,这个代价一定很大!

“你是谁?”魔头恶狠狠地问道。

青衣道人默然不语。

抬头看看那已经酝酿好的雷霆,魔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陈元九,飞快的向着远方飞去。

“你是谁?”

陈元九紧紧的盯着那青衣道人,热切的问道。

青衣道人依旧默然不语。

漫天的桃花花瓣逐渐落下,犹如一场暮春之雨,打落无数的桃花。落在地上,最后又消失不见!

“你是谁?”

冲着那快要消失的身影,陈元九又大声的喊了一句。

“我是谁?呵呵......”

青衣道人肃然而立,明亮的月光也似乎是挣脱了乌云的束缚,落下一片盈盈月光,那青衣道人一副儒雅的样子,抚摩着自己的长须,眼睛在夜色中散发出微微的精光。

“你会知道的......”

骤然消失,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“我会知道的?你是谁?”

陈元九心中默念了一句,彻底从梦中清醒过来,翻身坐了起来,望着明亮的圆月,靠在了背后的桃树上。

阳春三月,桃花在夜色中微微摇曳着。

陈元九环抱着自己的身子,蜷缩着,坐在树下。

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,一道道的黑影,一只只的奇形怪状的动物正在夜色之中穿梭。

陈元九不傻,他当然知道依照自己的人生轨迹,他是报不了仇的。难道人间的官府还能管得住妖魔鬼怪不成?

所以他游历天下,寻找各种有神仙传说的深山大湖,每一个他都去寻找,渴望能找到神仙中人,拜其为师,学习仙法道术,报仇雪恨。

读过书的他,曾经一度不相信这些,可现在,陈元九不得不相信,也不能不信,这是他唯一能够报仇的机会。

这一瞬间,他又想起了街坊朋友们那躲避自己的眼神,还有他们一个个背后说自己是灾星,那信誓旦旦的样子,跟自己被举荐为茂才时候的唯唯诺诺判若两人。

陈元九不恨他们。

他只是恨自己,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父母兄姊,还要连累他们,他更恨这个世道!

什么好人有好报?

自己的父母兄长,一生和善为人,怎么就一个个的惨死在自己的面前?他们做错了什么?

如果可以,他宁愿用自己取跟他们交换。

他情愿那个死的是自己!

“嚓嚓......”

一些细微的声音让陈元九在沉思之中醒来,猛然抬起头,望着前面一重重的散发着邪恶冰冷气息的黑影,陈元九反倒是平静了下来。

有妖魔鬼怪的地方,就定然是神异之地,说不定就会有神仙中人呢!

望着眼前这些妖魔邪灵,陈元九缓缓的拔出佩戴的长剑,望着眼前这些妖魔鬼怪,一点没有害怕的心思,反倒是用一种解脱的味道。

终于来了......

或许自己死在这里,就不用在这么辛苦了!

明月下,一树桃花散发着盈盈的白光,一个少年,手持长剑,屹立树下......

只是似乎是那些妖魔邪灵惧怕什么,仅仅只是在周围那么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却没有一个敢于发动攻击的。

地上的桃花花瓣忽然就似乎活了起来,无风却自动漂浮起来,在桃枝下逐渐的旋转成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圆圈,而一个青衣的男人安然的走了出来,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妖魔邪灵,便把目光落在陈元九的身上。

这个男人,他认识,他熟悉!

十多年来,几乎只要自己在生命危机之时他都会出现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却这般的主动!

欲求名师而无所得的陈元九立马就抱拳,深深的作揖,“求仙人收下元九,元九愿意跟从仙人学习仙法道术!”

青衣道人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缓缓的说道,“学习仙法道术做什么?”

“自然是要斩妖除魔,报仇雪恨!”

青衣男人却转身看向那些妖魔邪灵,轻轻的一挥手,一片片的桃花花瓣悬浮在空中,缓缓的发出莹莹白光,就似乎是有一双看不见得手在那花瓣上刻画什么,

之后便是漫天的桃花花瓣飞舞,每一瓣的桃花都飞向其中一个妖魔邪灵,转瞬之间,成千上万的妖魔邪灵便化为齑粉。

陈元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,这才是真正的神仙道术啊!

噗通——

陈元九直接就跪倒在地上,深深的叩首,“求仙人传授我神仙道术,元九愿拜入门下,当牛做马!”

青衣男人没有说话,走到这株桃树的旁边,抚摩着桃树,然后伸手拉下桃花树枝,靠近花瓣,深深的闻了一口,似乎是回味什么,最后才淡淡的说道,“我不会是你的师父,你也不会是我的弟子,至于原因,你以后会明白的。”

“你好自为之吧......”

望着青衣仙人又要和往常一样离开的样子,陈元九急忙跪行到青衣仙人的面前,抱住他的大腿,“求仙人指点......”

“指点?”

那青衣仙人只是微微的沉吟了一下,仰起头,不知道他看的是月亮,还是看的桃花,最后才淡淡的说道,“一年后,你年及二十,我为你准备了一场机缘,你可要抓住了......”

青衣仙人的话没有说完,便带着一脸奇怪的笑容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如果这个时候,陈元九没有跪伏在地,就一定能看到这个笑容,一如当年他通过州牧的审核,被举荐为茂才时,那州牧大人的笑容,就似乎是看到了一件最满意的作品!

只是,他都没有看到。

一地的桃花花瓣。

一个少年跪伏在地。

一株老桃树,屹立山谷间。

一轮明月悬挂天间。

小说《新壶中天》 第1章 一树桃花梦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虐恋情深小说
  2. 空间小说
  3. 青春小说
  4. 贵族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