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半世殇半世宠

更新时间:2019-08-12 10:35:55

半世殇半世宠

半世殇半世宠 一抹初晴 著

已完结 宁雪希赵廷美 校园江湖恩怨古装幻想

《半世殇半世宠》是一抹初晴著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半世殇半世宠》精彩章节节选:她是试婚丫头,却爱上身份尊贵的冷漠王爷。驸马痴心保护,年轻的小王爷对她情有独钟,而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。她默默痴心守护,一心想化解他悲剧的结局,可当他以强势的方式将她掠夺,她却拒绝成为他的女人。前半局是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赵廷美看了有财一眼,说:“现在天气有些凉了,她又有心痛病,你让人留心些,莫要让她出什么事。”

有财听了,欢喜地说:“是,王爷!”

这个晚上,真是月黑风高。宁雪希坐在柴房里,虽然有稻草铺了一张床,可面对着黑漆漆的窗口,宁雪希难免不会觉得紧张害怕。她靠墙坐在角落里,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膝,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转。

她心里暗恨,赵廷美好狠的心啊!她明明是为了他和他的侄子着想,他却不信她,这么狠心把她关在柴房里,难道他不知道女孩子胆小怕黑吗?他要把她吓出病来,以后他会后悔莫及的!没有人给他指出他的危险处境,到时候他可是死路一条啊!

心里又是恨,又是委屈,宁雪希扯着衣袖擦眼泪,心酸得稀里哗啦。

突然,宁雪希似乎看到有灯光由远及近停在了柴房门口。宁雪希一惊,立即屏住了呼吸。

柴房的锁轻轻地响了一下,门缓缓地打开了!宁雪希吓了一跳,但立即又惊喜地跳了起来,是不是有财来看她了?

或者是有财向赵廷美求了情,怕她晚上一个人怕黑,所以特地要放她出去了?

果然,一个人提着灯笼从门外走了进来。灯笼里透出来的朦胧烛光照亮了那个人的脸,宁雪希吃惊地指着来人:“你……怎么是你?”

赵承宗微笑地站在宁雪希面前:“怎么,没想到是我吧?”

宁雪希警惕地问:“你来干什么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“我倒想问问你,你做错什么事情了,被你家王爷关到了柴房里?”赵承宗放下了灯笼,双手抱在胸前,饶有兴趣地问。

宁雪希“哼”了一声,“跟你没关系!”

赵承宗“啧”了一声,摇了摇头:“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啊!看来,我这一趟真不该来!”

“你来……是想干什么?”宁雪希警惕地问。

赵承宗凑近宁雪希,认真地打量着她:“你这丫头,怎么藏针带刺的?一点儿也不像那个会吓晕在我床上的丫头啊!”

宁雪希紧张地后退了一步:“我说了你认错人了,这回你相信了吧?”

“认错人?”赵承宗笑了,“我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女人呢?好了,你就不要再呆在秦王府受苦了,我带你走。”

宁雪希吓得一把推开赵承宗:“你干什么?”

赵承宗有些无辜地望着宁雪希: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我不想让你在秦王府受苦了,我现在要带你走。”

说着,赵承宗便伸手去拉宁雪希。宁雪希大惊失色,朝着赵承宗的小腿就是一脚,生气地说:“你赶紧走,我才不要跟你走!”

这一脚,宁雪希自己都感觉得到,她踢得非常用力。赵承宗却没有后退,也没有叫痛,只是默默地望着她。宁雪希怔怔地收回脚,呃,她踢得这么用力,他也不疼?

赵承宗叹了口气:“你确定要对自己的男人这么凶吗?”

又来了!这话听得宁雪希又气又恼:“你别胡说八道了,谁是你女人啊!你快走开!不然我可喊人了啊!”

赵承宗将食指竖在唇边,说:“嘘!这大晚上的,可不好吵醒别人!”

“那你还不赶紧走?”宁雪希生气地喊。她什么也没有,有的是丰富的想像力,想到赵承宗是不是想把那未完的试婚之事进行到底,这想像就让宁雪希紧张害怕!

她可不想再跟赵承宗发生什么关系,不然的话,她还怎么面对赵廷美?赵廷美才是她喜欢的类型!

“你当真不走?”赵承宗并不逼她,只是说,“这柴房里黑漆漆的,保不齐还会有几只老鼠在这里做窝,你真不怕?”

这话听得宁雪希身上一麻,老鼠?她最怕这玩意儿了!但是一接触到赵承宗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她立即坚定了下来:“不走,我不怕!”

赵承宗叹了口气:“看来,我只能直接跟你家王爷开口,才能把你要回去了!”

“你敢!”宁雪希急急地指着赵承宗,“你不要这样干啊!”

“为什么?”赵承宗疑惑地望着宁雪希,“你家王爷待你如此无情,把你一个人关在这黑漆漆、冷冰冰的柴房里,丝毫也不懂怜香惜玉,你还非要留在他身边不走?”

是啊,这是为什么?宁雪希低着头,心里也酸酸的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她说不走,就不走!

“你确定不走?”赵承宗再一次问。

“我不走!”宁雪希抬起头,坚定地说。

赵承宗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看样子,你是铁下心要抛弃你的男人了!”

“这是什么话!”宁雪希又羞又恼,“我说了多少遍了,我不是你的女人,我跟你没关系!”

“好吧!”赵承宗笑道,“我暂且允你留在秦王府,我也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被关起来的,我来跟你做一个交易怎么样?”

宁雪希一愣:“什么交易?我能有什么本事跟你做交易的?”

赵承宗说:“你想保护武功郡王和歧王,可你家王爷不是不相信你吗?我设法说服他相信你的话,到时候,武功郡王和歧王的命保住了,你就回到我身边,怎么样?”

“什么?”宁雪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“这算什么交易?我才不要你帮忙,更不会回到你的身边去,你不要胡说八道了!”

赵承宗却笑道:“何必急着拒绝呢?就这样说定了!我帮你说服你家王爷,让你早日恢复自由,到时候,你就老老实实跟我回去!”

没等宁雪希反应过来,赵承宗就提起灯笼走出了柴房。

“喂……”宁雪希想扑出去抓住赵承宗的衣袖,她才不要做这什么交易呢,她自己会说服赵廷美的,用不着他帮忙!再说了,他要说服赵廷美相信她的话,去保护赵德昭和赵德芳,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赵廷美,什么回到他身边去,开什么玩笑啊!

可是,赵承宗却已经关上了柴房的木门,挂上了铁锁,宁雪希扑了一个空,差点没扑到门板上去!

“喂,你别走啊!”宁雪希着急地拍着门,门外传来赵承宗微笑的声音:“怎么,你想通了?现在愿意跟我走?”

“才不是呢!”宁雪希生气地说,“我不跟你做什么交易,你以后别再跟我提这件事情啊!”

“刚才已经说定了,你怎能反悔?”赵承宗的身影着出现在窗口,他微笑着说道,“你就等着回到我身边的那一天吧!”

“你无赖!”宁雪希气极,真想一把将这张还算好看的脸挠烂!亏他身为宰相之子、堂堂当朝驸马,居然这么赖皮!交易这种事情,是他单方面说了算了吗?

“好啦!”赵承宗正色说道,“既然你不乖,就好好在柴房受些苦,等我吧!”

“你……”

宁雪希气结,眼睁睁地看着赵承宗的身影从眼前消失,就连那灯笼透出的光也悄然匿入了黑暗的夜色里。柴房位于秦王府最偏僻的角落,此时一切归于平静,静得让人害怕,让宁雪希毛骨悚然。

慢慢地摸回角落里,坐在稻草床上。夜风吹得有些凉,宁雪希抱着自己的胳膊抖抖瑟瑟、缩成一团。

此时的柴房里是伸手不见五指,宁雪希紧紧闭着双眼,根本不敢睁开眼睛,生怕睁开眼睛看到些什么吓人的东西,天哪,这样的夜晚真是难熬啊!什么时候才能天亮?柴房真的有老鼠吗?

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有光线照亮眼前,宁雪希还是立刻感觉到了。她立即睁开眼睛,又惊又喜,难道是有财来了?赵廷美派有财看她来了?

但是睁开眼睛,宁雪希却失望了。

哪是什么有财?分明是赵承宗去而复返!

只见赵承宗站在窗前,对宁雪希说道:“夜深了,风太凉,这件披风留给你御寒。”

说着,从窗户将他的披风从窗口扔了进来,宁雪希却不去接,她郁闷地别过脸,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用不着,你收回去吧!”

披风落在稻草床上。

“啧”,赵承宗摇了摇头,“真不听话!不要犟了,风大,小心着凉!”

宁雪希郁闷地捡起披风朝窗口扔,不料赵承宗却只是轻轻地弹了弹手指,竟然似有一阵强风把披风又吹了回来!宁雪希一愣,这家伙还有内功?

“听话!披风好好替我收着,到时候我会来把你带走的。”赵承宗微笑着,飘然离开了柴房。

“喂!”宁雪希抓起稻草床上的披风,又气又恼,谁要替他好好收着这披风了?他怎么老把别人不要的东西强加到别人的头上?这男人真讨厌!

虽然宁雪希嘴硬不愿要这披风,但风渐渐地吹得冷了,抖抖瑟瑟间,她还是想到了这件披风。犹豫了一下,心想,总不能让这风把她吹感冒了吧?算了,反正现在赵承宗不在,她披一披这披风,他也不知道。

这样想着,宁雪希慢慢地把披风从稻草床上抓了起来,但想到这原是披赵承宗身上的东西,若是披到自己身上,那她岂不是跟他发生了间接的接触?

宁雪希脸上一阵臊红,飞快地把披风又扔回了稻草床上。

小说《半世殇半世宠》 第16章 这男人真讨厌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校园小说
  2. 江湖恩怨小说
  3. 古装小说
  4. 幻想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