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悬疑 > 大唐不良司
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18:47:01

大唐不良司

大唐不良司 牛凳 著

连载中 郭烨纪青璇 悬疑贵族轮回重生仙侠

主角叫郭烨纪青璇的小说叫《大唐不良司》,是作者牛凳创作的悬疑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盛世之下,一群少年游走在光明和黑暗间,于惊险悬疑中探清案件的真相,在层层黑幕下揪出隐藏的邪佞。这是历史上最鼎盛的王朝。然而,华丽的外表下涌动的却是无尽的暗流与危机。行走于云波诡谲,侍奉于法理真相。这就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**啊**!

万国俊身为丽竞门的副门主,堂堂的殿中侍御史,总少不得和武家的人打交道,怎会不知道这缇绮卫惯用的套路和伎俩?

能让丽竞门的副门主说一声**的,这天底下也只有缇绮卫这些纨绔子弟了。

万国俊一直记着迁都时,门主来俊臣伴驾随行,临行前他告诫自己莫要和缇绮卫开战,一个不良司已经掣肘住了丽竞门,不能再给丽竞门再树仇敌了。

想及此处,万国俊深吸一口气,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淡淡说道:“也罢,就当是你们缇绮卫先盯的这桩案子。不过此案对我们丽竞门至关重要,还请武中郎将能够忍痛割爱,成全万某。今日,权当是我们丽竞门,欠了武中郎将一个人情。”

“丽竞门的人情?不稀罕。”

武延秀不耐烦地道:“本中郎将没工夫和你在这儿磨牙,今日就问你一句话,这个案子,你这厮到底让,还是不让?”

嚣张至极!

跋扈至极!

万国俊好歹是堂堂的殿中侍御史,从五品的朝散大夫,也是要定期赴洛阳神都进宫面圣的一方显贵,关键是丽竞门目前深受女皇陛下恩宠,是女皇陛下肃清朝野不正之风的一柄利剑,他万国俊身为丽竞门的副门主,岂能受武延秀这般羞辱?

当即,他将脸沉了下来,肃然道:“哼!如果本官说不让呢?”

“啧啧,那你真是找死!”武延秀振臂一挥,锵锵锵!

身后缇骑卫一众,纷纷一抖红披风,抽出随身佩剑,煞是威风。

万国俊面色微变,但亦是毫不犹豫,重重咳嗽两声——

铛铛铛!

丽竞门一众,刀剑出鞘之声,不绝于耳。蜀绣锦袍之下,腰刀三尺三,声势逼人。

若论战斗力,丽竞门肯定比缇骑卫这些纨绔子弟们要强太多了。这些纨绔子弟们在神都洛阳那边,整日沉迷于花天酒地之中,真动起刀刃来的话,万国俊相信自己手下儿郎们,无需半柱香的时间,就能将武延秀以下这帮人统统缴了兵械。

但是万国俊也很清楚,一旦和缇骑卫打破微妙火拼起来,那不仅要给丽竞门带来天大的麻烦,也会给他本人带来天大的麻烦。别说武氏和勋贵家的反扑,纵是来俊臣兴许也会为了保存丽竞门的实力,第一时间卖了他。

所以,对付这帮**玩意,吓唬吓唬他们可以,但是绝对不能刀兵相见。

武延秀也有点傻眼。

别看他飞扬跋扈,但他可比一般的武家子弟要聪明太多了,不然武则天那么多侄孙,为何偏偏独宠于他?

当他看到丽竞门也纷纷长刀出鞘之后,他就知道万国俊对这个案子也是势在必得了,靠缇骑卫和武家子弟的名头,是唬不住对方了。

不服就干?

别人不清楚缇骑卫的实力,武延秀还能不清楚吗?一群纨绔子弟,也就拼拼家世家底儿,真要抡起刀剑火拼,恐怕不到半柱香的时间,尽数团灭吧?

打肯定是不能打的,但是撤也不能撤啊,如果现在认怂撤退,那今后缇骑卫还要不要在街面上混了?莫要忘了,如今武家虽说朝野都不太支持,但说到底还是国姓啊。

武延秀这么想,万国俊又何尝不是这么想、

一边是不能打,也不肯撤。一边是不敢打,但也不能撤!

这下局面就尴尬了。

一时间,双方羞刀难入鞘,骑虎难下。

武延秀和万国俊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让步。

缇骑卫一众和丽竞门一众也是刀剑相向,对峙僵持。

时间,一点点流逝,天色也越来越晚。

后园中,气氛一时诡异的尴尬,也尴尬的诡异。

约莫过了有一盏茶的光景,就连郭烨、李二宝、陆广白几人站着都觉得不自在,这特么是怎么档子事儿?

郭烨今天本就忙活了一天,有些疲惫。现在又这么一直站着,腿委实有些发酸了,他微微上前两步准备张嘴打破这份尴尬。

陆广白从后边稍稍摁了摁他的肩膀,示意他莫管闲事。

郭烨转过头来轻轻拍了拍陆广白搭在肩膀上的手背,低声道:“我自有分寸!”

“两位,在下万年县衙捕头郭烨,能否听我一言?”

郭烨的话终究打破了尴尬,万国俊和武延秀收起大眼瞪小眼,纷纷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万年县衙的捕头?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调停丽竞门和缇骑卫之争?”武延秀张嘴没什么好话。

倒是万国俊眯着眼睛看着郭烨,龇牙笑道:“小小捕头胆子不小,你有何话要说?”

万国俊其实挺感谢郭烨的,这个节骨眼出来打破僵局,不然他真不知道是不是要和武延秀僵持到天黑。

所以郭烨现在能主动上前来解围,甭管他听不听,至少给了一个梯子让他们下。不冲别的,就冲这个,也得回应郭烨两声嘛。至于武延秀对人这态度,在万国俊看来,也就投了个好胎,不然分分钟钟教他做人。

武延秀其实也不蠢,很快就想到了万国俊能想到的,张嘴骂人不过平日里跋扈惯了。随即他耸了耸肩,道:“行吧,本中郎将也听听你这小小捕头有什么话可讲!”

郭烨笑了笑,说道:“卑职看如今丽竞门和缇骑卫,为了朱县尊和五石散的案子争执不下。但作为全程参与此案侦办的公门中人,卑职想提醒两位大人,最先追查侦缉此案的,这既不是缇骑卫,也不是丽竞门,而是……”

说着,他指了指身后三步之遥的李二宝,说道:“而是他们不良司!”

李二宝抚额,娘的,郭烨,你这个时候推我出来干啥?

不过见着万国俊和武延秀将注意力都集火在自己身上了,李二宝自然不能再低头装聋作哑,再怎么着也不能堕了不良司的名头啊。

李二宝将之前在胡思堂亮相过的公文再次拿了出来,对着二人说道:“在下不良人李二宝,此乃我长安不良司不良令大人,签发的搜捕胡思堂的公文,令俺追查五石散一案。”

公文不公文,万国俊和武延秀其实心里都有数,他们能闻讯来到这里,又怎会不知道不良司的人在这儿闹出的动静?

倒是李二宝三个字,让万国俊和武延秀微微一怔,他们是有眼线回报不良司在胡思堂查办,但不知道这个不良人是谁。

万国俊问道:“李二宝?莫不是李相的孙子?”

李二宝嗯了一声,“是我。”

万国俊指了指武延秀,诡异地笑了一下,“你祖父遭贬配,得亏了缇骑卫这些小爷的父辈们啊!”

武延秀一听李二宝三个字,就知道他是宰相李昭德之孙了。李昭德作为武家在朝堂上拦路石的几个政敌之一,李昭德的家眷,他们怎么会不清楚?

现在一听万国俊这般说,武延秀哼道:“姓万的,那是父辈在朝堂上的政见之争,你莫要在这儿故做小人,挑拨离间!李相爷的官声,本中郎将也是佩服至极的。”

李昭德这种刚烈诤臣,其实和丽竞门、缇骑卫的关系都是一直不太好的。

四年前,李昭德抓住丽竞门主要党羽之一侯思止的一点小错,上书武后,便当众说服武后,将侯思止当众杖毙,狠狠打压了丽竞门一干酷吏集团的嚣张气焰,吓得来俊臣有段时间里心惊胆战,不敢作恶。所以来俊臣等人对李昭德也是恨得牙根痒痒。只不过一直寻不着构陷的机会罢了!

去年,有人上书女皇陛下,立武家子弟为太子储君,李昭德强烈反对,最终成功让女皇陛下将让这个提议给搁置了下来。当时以武延秀为首的缇骑卫,对李昭德那是恨之入骨啊。

因为立为太子人选的武家子弟,便是他的父亲魏承嗣。想想看,一旦他父亲立为太子,加上女皇陛下对他武延秀又这般宠溺,那这万里江山总有一天会传到他武延秀手中啊。

但是这种好事情居然被李昭德给一手阻拦了。

所以前些日子李昭德被武家人陷害,贬配为南滨县尉,武延秀还包下了平康坊好几家的青楼楚馆作为庆贺,让他手底下的缇骑卫们纵情声色。

其实从武延秀带着缇骑卫招摇过市的进来后园,李二宝就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,他的祖父李昭德如何从当朝宰相被贬配为南滨县尉,他年纪虽小,但却知之甚详。

所以当武延秀走进跟前的刹那,其实他已经动过报仇的心思。但是祖父离开长安,临行前的殷殷嘱咐他犹言在耳,小不忍则乱大谋,不做鸡蛋碰石头的不智之举,更不做让人继续加害迫害祖父的孟浪之事。

因此,他全程,忍了!

听着武延秀和万国俊的话,李二宝微微将攥紧的拳头,又攥紧了一分,随后裂开嘴,笑得春光灿烂,道:“以前俺只顾贪玩,家祖之事,从不过问,故委实不是特别清楚。如今俺在不良司当差,奉令执法,今日之事,还望两位大人成全!”

此话一出,别说万国俊和武延秀纷纷诧异了,就连郭烨都不禁刮目相看起李二宝这小子来,李昭德被罢相的事情,郭烨是听说过的。没想到啊,这小子居然还有这藏拙和隐忍的本事。

随即,他笑道:“既然武中郎将也佩服李相的为官,这案子又是他的孙子在侦办,不如做一番成人之美,如何?”

“嗯……”

武延秀微微一愣,突然点了一下头道:“行,就听你这小捕头的,此案本中郎将让予李相之孙,权当是成人之美了!”

武延秀的痛快,倒是让众人一惊。

其实武延秀自己却是想的明白了。

与其继续和丽竞门僵持下去,还不如主动让给李二宝,一 真如刚才所言,李昭德被罢黜完全是政见不和,自己这番成人之美,传言出去必能惹来一番美赞。二来呢,恶心恶心丽竞门,谁让万国俊今天和他抢这桩案子,既然都讨不到便宜,那就便宜不良司好了。反正丽竞门和不良司才是最大的宿敌,让他们继续撕咬好了。

“武中郎将果然高义啊!”郭烨趁机竖起大拇指狠狠赞了一句,然后坏坏地看着万国俊。

李二宝也眼巴巴儿地看过来。

武延秀也是嘲弄地看向万国俊,揶揄道:“万侍御史,你们丽竞门呢?李相刚被贬黜,你们丽竞门就欺负起人孙子了?呵呵,本中郎将可是作证,此案是不良人李二宝先来此地追查到的!你莫要抢了人小兄弟的功劳啊!”

“你……”

万国俊咬着牙,心里问候了一千遍武延秀的女性亲人,不包括当朝女皇陛下。

武延秀这个坏种,这是抢不到案子,也要成心恶心恶心自己啊!居然为了不让自己抢了案子,连作证都愿意做了,简直混账至极!

都到了这个份儿上,万国俊还能说什么?

就在这时,有蜀绣锦袍的丽竞门中人匆匆从外头跑进了园子,在万国俊耳边吧嘀嘀咕咕了一句:“大人,长安不良司的大队人马,已进入闹坊!”

好吧,不良司的援兵都来了,万国俊也不撑着了,他恨恨地看了一眼武延秀,说道:“你缇骑卫有成人之美,我丽竞门难不成还不如你们不成?所有人,撤!”

说罢,在一众簇拥下,撤出了后园,在园口处,他又稍稍驻足,盯了一眼郭烨,冷笑道:“小小捕头,敢搅大局,本官很想看看,你这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,嘿嘿……”

一阵阴笑声下,万国俊和他的丽竞门,消失在了郭烨的视线中。

这时,武延秀也收到了不良司援兵抵达的风声,仅仅看了一眼郭烨,说了一声有点意思,便率众匆匆撤了出去。

两边人马一撤,李二宝粗粗松了口气,郭烨也是不辱使命地抹了抹额头,道:“总算将朱县尊的尸首还有五石散的案子保住了!”

陆广白摇了摇头,面带忧色道:“你啊,这回惹上天大的麻烦了吧,值得吗?”

郭烨轻笑一声,说道:“小陆,你是头一天认识我吗?”

陆广白耸耸肩,笑了笑,不再言语。

这时,脚步匆匆,又是骤然响起。

长安不良司的大队人马,终于来了!

小说《大唐不良司》 第014章 羞刀难入鞘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悬疑小说
  2. 贵族小说
  3. 轮回重生小说
  4. 仙侠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