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玄幻 > 大尊者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 13:44:47

大尊者

大尊者 枫叶千秋 著

已完结 夏寒张小九 仙侠豪门世家古言现代

主人公叫夏寒张小九的小说叫《大尊者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枫叶千秋创作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道台边,是谁自废了修为,横眉冷喝?万千里路,哪个红颜化作火凤,不得涅槃? 白云下,前尘旧怨,怒拳破青峰!迢迢皇城,穿云裂石,一笑掀山峦! 气冲天河阔,力搅星海混,万道本源化一体,世间可有这般人? 这答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铁云国的柳州一直以阳光和煦、四季如春而闻名。不知为何,今年的冬季却突然刮起了瑟瑟寒风。

突然而降的大雪让柳州的人们没有丝毫的准备,即便这深山之中,也显得比以往更加静谧了。

山道上的积雪早已经没过了膝盖,此时,一位裹着层层衣衫的少年正在上面吃力地行走着。

这少年眉宇清秀,长得白白净净的,青涩的面孔中带着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成熟,看上去颇为俊朗。只不过他身材瘦弱,再加上外面臃肿的衣衫,显得不伦不类。

“地火池有异动,流火郡兽潮爆发!长老阁有令,内院弟子火速前往主殿!”伴随着一阵钟鸣,远处的高山上传来了一声粗犷的长啸。

听到这声音,少年驻足而立,回头看向了远处山顶的一座古朴大殿。只见,一道道健壮敏捷的身影纷纷从四面八方朝着那座山的山顶攀爬而去。

“又来兽潮了吗?近两年的兽潮似乎有些频繁。”少年羡慕地看着那些如灵猴般矫健的身影,片刻后目光化为了黯然,摇头轻叹道,“可惜不是我,如果我没有这伤……唉!”

说罢,少年转过头又看向了这条通往了山顶的道路,将手放在了心脏部位,愣了半晌之后又是一声轻叹:“算了,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,今天复习蛮道理论,得快点了。”

山路本就难行,如今又积着一层厚厚的雪,少年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路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到达山顶。

山顶上十分平坦,少年喘着气,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便看向了不远处的练功场。

“来迟了半炷香。”看着练功场内一串串脚印,少年皱了皱眉头,喃喃道:“希望我不是最后一个迟到的吧……”

少年在原地犹豫了片刻,终是向练功场的方向迈了出去。

少年行走的方向与雪地上那一串串脚印的方向一致,不多时便穿过了练功场,来到了一座造型粗犷的巨大石屋前。

听着石屋内传出的一道道严厉的苛责声,少年硬着头皮推开了门。

这石屋看上去是个讲堂,此时其中正整齐排列着一百来号人。当听到开门的声音后,这一百多人齐齐向后方看了过去。

“看什么看!谁再看,我把脖子给他拧断!”听到这声音之后,这几百号人瞬间打了一个哆嗦,齐刷刷地又将头转了回去。

这时,少年看向了石屋尽头的讲台,只见讲台下正颤颤巍巍地立着几个身着黑色练功服的少年,心中暗笑:看来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迟到的人。

“夏寒,又是你!”一道怒喝传来,少年被这声音吓得一激灵,看向了讲台上那名魁梧健硕的中年男子,连忙躬身施礼道,“李教习。”

李教习见少年脸上恭敬的表情,眼中的怒火顿时消了大半,同时心中幽幽一叹。

这少年名为夏寒,一年多以前来到他的勇字门,除了时常迟到外,平日里倒也规矩。只不过并不是个修炼蛮道的苗子,甚至可以说毫无天赋。勇字门本就实力不佳,若非长老特意嘱咐,恐怕他早就将其放弃了。

见李教习面色阴晴不定,夏寒赶紧作出了解释:“李教习,这几日大雪封山,尤其我住的居所道路极不易走,我已提前出发了半个时辰,却不承想……”

夏寒话还未说完,李教习就不耐烦地一摆手:“算了,今日再给你们一个机会,来晚的站着听课!”

听到这句话,讲台下的几个少年连忙躬身施礼,夏寒在道了声谢后便穿过了讲堂,站在了讲台旁。

刚才被训斥的几名少年这时互相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了愤愤不平之色。他们只是迟到了半盏茶的时间便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,反而这夏寒已经迟到了一炷香的时间却没受到任何惩罚,这让他们心有不服。

这时,讲堂内的一些弟子也鄙夷地看了夏寒一眼。这种类似的情况不知发生了多少次,夏寒仿佛拥有特权一般,每次最多罚站,而其他人大多都会遭到拳脚相加。他们知道夏寒有些背景,但他们鄙夷的便是这种靠着背景混的废物。

“年终大比不足两个月,咱们今日复习蛮道理论,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别一个个跟个娘们儿似的。”李教习大喝了一声,讲堂中的弟子们瞬间坐直了身子。

见此李教习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开始讲了起来。

“修行界共分两道,一为蛮道、二为元道。蛮道也称体道,咱们修行蛮道之人被称作蛮修。关于蛮道的记载可追溯到上古,蛮道不重神魂、不重内炼,只在乎身体强度;元道则是相反,内炼元气、注重神魂。二者虽然路子不同,但境界体系却相同,谁来说说其中的境界体系?”李教习看着讲堂上的弟子们,最后指了一个举着手的弟子,“你说吧。”

“先有九层锻体,再有筑基,筑基又分初成、小成、大成、圆满,之后便是灌力四境!”听到这名弟子的回答,李教习点了点头后摇摇头,又道,“不够具体,我需要《蛮道基础》中的具体回答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不光是回答问题的那名弟子,余下的弟子们也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。《蛮道基础》他们虽然看过,但谁会记得那么详细?

见此,李教习冷哼了一声,看向了讲台旁的夏寒:“夏寒,你来。”

夏寒思索了片刻,回答道:“先有九层锻体,后气血饱满蕴养筋骨,之后步入筑基。筑基初成之后……圆满后引天地之力滋润筋骨皮肉,步入灌力四境。”

李教习轻轻点点头,又问:“灌力四境分为哪四境?又如何划分?”

“分别为搬鼎、抬鼎、举鼎、托鼎四境,四境之中每个境界又分初成、小成、大成和圆满。”夏寒在回答完第一个问题之后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又道,“境界突破后,自身会有感知。一般以专用的金鼎来进行修为划分,若超出极限,则以血气观之。”

李教习点点头,之后又问了几个问题,最后满意地拍了拍夏寒的肩膀,对着讲堂下的弟子们吼道:“看见了没有,为什么夏寒就能回答出来,你们都是猪吗?还上什么课,都给我滚出去练功!下次你们再回答不出问题,老子打断你们的腿!”

听到此话,众人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,相比于上这种无聊的理论课,他们更喜欢实打实的练上一场,于是一窝蜂地冲了出去。

不多时,讲堂内只剩下了李教习和夏寒二人。

“夏寒呐,今年年终大比的文试就靠你了,你回去再好好看看《蛮道基础》。我放你几天假,等你复习好了再来练功,你看如何?”

“那弟子告辞!”

练功场内众弟子脱下了身上的衣衫,口中发出一声声厉喝,如同发泄仇恨一般,将拳脚砸在身前的木桩或石柱之上。在这种氛围下,夏寒没有在第一时间走出练功场,反而走向了角落里的一座木桩。

这木桩比碗粗那么一些,看上去极为坚硬。只见夏寒蹲了一个马步,随后便一拳打了出去。

“砰~砰~砰~”

连续数拳过后,夏寒疼得倒吸了口冷气,看着已经变得通红地双手,苦涩一笑:“我果真如此不中用吗?文试,又是文试!在这搬山道院内文试又有什么用!”

“书生又练功来喽!”

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练功场内的弟子们纷纷看向了角落的夏寒,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神色。

“夏寒,我向你请教一个问题。《蛮道基础》似乎有一个关于修炼年龄的,那一节是如何说的?”说话的是之前在讲堂上回答问题的那个少年,只见他满脸嘻笑,走到夏寒身前躬身行了一礼过后说道,“请先生解答!”

见此,众人先是一愣,随后脸色通红,不知谁起的头,也就片刻的时间,练功场上传出了阵阵嘲笑声。

“根骨篇,第三节。修行以三到六岁为佳,苦熬筋骨八至十年,应以十六之前步入筑基。”夏寒在一年多以前才来到搬山道院开始修行蛮道,再过年他就十六岁了,他知道这个弟子是在戏弄他,在回答过这个问题过后,便盯住了这个弟子的眼睛,平静地说道,“意思就是十六岁以前不入筑基,这辈子在修行上就没什么成就了。张小九,如今你已经十七岁了,却还在停留在锻体七层,也就是说你这辈子没什么成就了。我回答的对吗?”

“你……”名为张小九的少年一下子变得哑口无言,愣了半晌过后突然不屑地笑道,“我没什么成就也比你强得多,最起码我十五岁的时候没停留在锻体一层止步不前。”

夏寒神色依旧平静:“我虽然才锻体一层,但这是我自己的事。但你已经十七岁了,我不由的担心,当你过二十岁时还没筑基成功,会不会被道院赶出去!”

“你找死吗?”张小九咬着牙,本想戏弄夏寒一番,没想到终究是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,于是目光中多出了几分怒气。夏寒说得没错,十六岁之前如果没有筑基成功,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于此了。他今年十七岁,已然到达了极限,夏寒的话如同钢针一般刺入了他的心脏。

“你最好别和我动手,众所周知我心脏有问题,稍遇**便会晕过去。你把我打伤了没关系,但万一我死了,按照道院的规矩,你以为你能活?”

听到这些话,张小九松开了拳头,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恐。但围观的人中,显然有不怕事的。不知是谁起哄,喊了一声:“张小九你个怂包,打他!”

“打他!”

“打他!”

面对着众人的挑拨,张小九仿佛看到了人群中传来的不屑的目光,捏起拳头便朝着夏寒胸口打了过去:“我让你狂!”

“砰~”

胸膛传来了一声闷响,夏寒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张小九,没想到这次失算了,自己的这一番话竟逼得他出手了。一息过后,夏寒只感觉心脏跳动加速,一股如刀绞般的剧痛传来。仿佛呼吸都困难了起来,他大口地喘着气,不久后只感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,然后就没有了意识……

众人看着昏倒在地的夏寒一时间傻了眼,没想到一个玩笑竟然成了真。这时,一位弟子蹲下身,将手指放在了夏寒的鼻子前,十息之后突然颤颤巍巍地拿开了手。

“杀人啦!”

小说《大尊者》 第一卷 搬山传说第一章 少年,夏寒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仙侠小说
  2. 豪门世家小说
  3. 古言小说
  4. 现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