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穿越 > 江山为聘嫡女有毒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 17:13:41

江山为聘嫡女有毒

江山为聘嫡女有毒 绾馨 著

连载中 柳元芷祈承玄 古装古言游戏婚姻爱情

小说主人公是柳元芷祈承玄的小说叫《江山为聘嫡女有毒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绾馨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她是丞相嫡女,却被挑断脚筋灌下汤药;她本良将之才,却被夫君折磨直至惨死。一朝重生,王者归来。柳元芷先发制人步步为营,终得祈承玄小心呵护,宠在心上。“我要,一点一点,全拿回来。”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不见。”

侍卫拿柳元芷无可奈何,只好眼看柳元芷靠在门边,听了听门外的动静。

柳元芷直接闭门不见人,让看热闹的人直接一边倒的偏向于了心中坦然的柳元芷。

较起蛮横不讲理的李氏妇人,确是看着明理洒脱的柳元芷像是受了栽赃,被逼的无可奈何才出声反驳了两句。

细一看,旁人更觉柳元芷有几分真性情,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呢?

三两下的,巡捕就将闹事的二人擒住,带回去训话。

听够了外面的热闹,柳元芷才满意地朝院内走着,此一举,连燕儿都觉心惊肉跳的,实在太过波澜,柳元芷的脸上却无什么波澜。

“小姐,您这也未免太冒险了,若是他们买通了衙门,可就是您要受苦了。”

“嗯,”柳元芷应了声,从荷包里拿出了一把的碎银子,递到了燕儿的手上。

虽是接了下来,燕儿却不知柳元芷此意为何。

柳元芷一笑,既然怕二人做手脚,不妨就抢先买通官府之人。

“直接送到衙门去,交给刚才那巡捕,做什么用,他心里有分寸。”

她为何要平白遭人欺辱?有了第一次,定是要有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。

既是如此,不妨在第一次之时,就将报应回馈回去,让世人知晓她并非是可欺辱的。

燕儿领命去了,柳元芷一人朝院里走着。

走了没两段路,柳元芷就被人拦在了院外,是跟在百里夫人身旁伺候的吴妈妈,拦了柳元芷的路,美曰其名:“三小姐莫冲动,夫人也是护着您,不过是让您在祠堂躲上几日,算不得什么大事,您服个软,谁还能碰了您不是?”

她听了李妈妈被杀的事,也不敢靠的太近,离了足有七八尺远。

“还愣着做什么?”

柳元芷仍是与吴妈妈坚持着,并未有丝毫的退让,就听吴妈妈念叨了一声,朝身后的家丁使了使眼色。

双拳终是难敌四手,柳元芷本就是尚未及笄的年幼姑娘家,懂些武艺不假,但这身子只能将拳脚力气发挥两三成,打在家丁身上不痛也不痒。

丝毫是拦不住这几人钳制住她,三两下的就拿粗麻绳捆了她的手脚。

“放肆!吴妈妈,你敢这么做事,当真是不怕我要了你的命?”

敢这么做,自是因为有人撑腰,吴妈妈心中底气十足,见柳元芷被捆住了手脚,早就没了起初的胆怯之情,但听了柳元芷这般话,还是害怕的往身后退了两步。

“大小姐还是聪明些,别做这些无用的功,省得弄疼了自己,划不来。”

说着,吴妈妈朝柳元芷的身旁啐了一口,又指点几个做事的家丁:“扔祠堂里去,记得把嘴堵上,办事利落点,夫人亏待不了你们。”

解决好了柳元芷,吴妈妈着急邀功,快步回了百里夫人的院子,向百里夫人交代。

“夫人,之后怎么做?还是快些处理了罢,省得晚些柳相爷回了府,到时可就不好处理了。”

“急什么?”

百里夫人的嘴角微微上扬,尽是笑意,听了吴妈妈的话,也并未急迫,反倒是不紧不慢的让侍女剥了个荔枝吃。

“相爷今晚忙于世子的事,怕是回不来了。呵,不过是个小蹄子,也敢与我作对了?倒也不掂一掂自己几斤几两。”

安阳公主所出的亲平世子,数日前由宫人带出去游玩之时,遭歹人绑架,宫中此时正因得此事,几近要变了天。

柳丞相自然是要为了此事效力,日日奔波于宫廷之间游走。

“夫人说的是,大小姐到底是没娘教养的,根本算不得大家闺秀,只会耍泼闹事,成不了大气候。”

吴妈妈奉承着,指望依此事谋个轻松些的好差事。

“纵是她有那个本事,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命了。”

百里夫人打了个哈欠,她这几日因为柳元芷的事,日日不得安眠,这才不过晌午时分,她就已经乏了。

百里夫人已经失了耐心,想着再拖下去也没什么益处,便被吴妈妈扶起了身,往内室走去。

坐在了床榻上,百里夫人更觉有些困意,故而只是草草的吩咐着。

“寻马车直接将她送出城外就是,如今城已封,但凡她闯出城去,只要她还敢回,便是死路一条。还不快去?”

困意渐重,百里夫人的脾性也变得极差:“若是我醒来还能在府里瞧见柳元芷那小蹄子,你就和她一起出府!”

“是是是。”吴妈妈连忙点头哈腰的应了下来,得罪了百里夫人,哪还有好果子吃。

到了祠堂外,吴妈妈不禁想起了柳元芷那双被恨意充满了的双眼,有些发憷。

“将这**往大小姐口鼻上一捂就是,办事利落点,夫人可还等着呢!”

言罢,吴妈妈将沾满了**的帕子扔到了家丁的手上随即机厌恶的甩了甩,似是沾染了什么污秽的东西,想要摆脱。

祠堂里的柳元芷,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,忙握起了手中的匕首。

匕首的刀刃已是不大锋利了,是柳元芷从祠堂的角落寻摸到的,应当是谁不小心遗失在此,并未来寻。

家丁丝毫不客气的直接闯了进来,柳元芷心跳的极快,刚刚她是赤手空拳,不占什么胜算,如今手中有匕首,未必还占下风。

刚要将手帕捂到柳元芷嘴边时,家丁就被柳元芷突然转身一刀,割断了手筋,失手将手帕掉落在地。

鲜血溅湿了雪白的帕子,家丁捂紧了手腕处的伤口,燃着檀香的祠堂被血腥味浸满。

家丁嘶吼了一声,似是对柳元芷伤了他这一事极为不满,引进来了其他家丁。

豆大的汗珠顺着柳元芷的额角滑落,她此时正腹背受敌,拿着一柄匕首,大抵也只能防得住一面。

兀然,柳元芷的眼前一黑,临晕倒前,柳元芷将匕首藏到了腰间,这才摔在了地上。

“一个小娘们都解决不了,就你这样还想向夫人讨安家的钱?呸。”

说话的家丁是在门外看守的侍卫,见其他人不敢上前,他就趁着柳元芷不留神,使了一次偷袭的伎俩。

城外。

祈承玄带人去城外搜寻世子踪迹,正快马欲要赶回城中,与一辆马车擦身而过。

马车的布帘被风吹起,马车内的人正是柳元芷。

小说《江山为聘嫡女有毒》 第十章 死路一条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装小说
  2. 古言小说
  3. 游戏小说
  4. 婚姻爱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