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倾国女婢

更新时间:2019-10-08 10:11:37

倾国女婢

倾国女婢 月符星星 著

已完结 阿纤洛少卿 婚姻爱情虐恋情深未来种田

甜宠新书《倾国女婢》由月符星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阿纤洛少卿,内容主要讲述:阿纤是陨落民间的明珠,生性凉薄,从小跟随叶府嫡女叶茗斐浪迹抚城。都说抚城第一女婿,当属洛府的洛少卿。叶府大小姐此生只有一愿,扑倒洛少卿!主子有命,她就是炸了洛府也要把洛少卿扛到大小姐软榻之上!再相见,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元丰十八年。

抚城遭遇外敌入侵,四品顺德将军洛少卿自动请缨,愿意挂帅出征,帝君赏其胆魄,任其为骁骑大将军,带精兵五万抵抗入侵的凉硕大军。消息传遍抚城,百姓们纷纷于家门前挂上平安符,祈求抚城一切安好,盼望洛少卿早日班师回朝。

昏暗的天空泛起鱼肚白,洛少卿领着长长的军队自城门而出,百姓们夹道相送,对洛少卿及其军队送上祝福。洛少卿自怀中拿出一支蓝蝶簪子,三年了,他仍旧牵挂着心中的伊人,不知她是否躲在暗处欢送他离开。

叶府里,叶茗斐站在闺房的窗边,双手合十为洛少卿祈福。三年了,她的青丝长了不少,个头也高了不少。唯一不变的,是她爱着洛少卿的初心,仍旧那么真挚。阿纤端着洗脸水来到闺房内,这三年她时常梦见同一个场景,那双会笑的眼睛,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她只能一直压制着那份情感。

“阿纤,你说,洛哥哥此番征战沙场,刀剑无眼,万一受了伤该如何是好?”

“呵,他不让别人受伤就不错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叶茗斐转过身,阿纤连忙摇头如拨浪鼓,她可不敢把话重复一遍。柔软的方巾浸入热水之中,阿纤扭了水,递给了叶茗斐。她不会给洛少卿祈福,因为她觉得洛少卿不可能有事,凭他的武功,该担心的是敌军才对。

阿纤将水盆放在一旁,拿起梳妆台上的木质梳子,替叶茗斐打理一头的青丝。

三年前,她于洛府晚宴差点暴露身份,回到叶府后,叶老爷差点没把她五马分尸。后来,又被师父骂了一晚上,她还是安分守己的做小婢女吧。她也不是万能的神,没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,隐藏身份最重要。

“阿纤,你替我去战场守护洛哥哥吧!”

“噗……”

阿纤刚入口的温水喷了一地,叶茗斐的想法每次都出乎意料,若是叶老爷知道她跑去战场找洛少卿,恐怕她这辈子都别想回叶府了。况且战场那种地方,不是说去就能去,军队有军法,容不得她去胡闹。

叶茗斐有些落寞的垂下眼帘,愿她的思念化作清风,伴随洛少卿左右。阿柔此时来到了闺房内,带来了可口的早餐,叶茗斐却没什么胃口。洛少卿一日不还朝,她便一日不安心。那些爱慕洛少卿的名门千金,与她的心情,该是一样的吧?

“我去倒水,你们先吃吧。”

“大小姐,阿柔带了你爱吃的凤梨酥。”

阿纤端着水盆走出了闺房,来到院子里的水井边,将水泼在水沟里。这三年洛母时常会邀请叶茗斐去做客,三年前的晚宴,洛家对叶茗斐的印象不错,等洛少卿凯旋而归,叶洛两家的联姻日子也近了。

凉硕觊觎抚城的繁荣富强,贪慕抚城的山水之色,更迷恋抚城的地大物博。此次骚扰抚城北部就是为了占据如此美丽富饶之地,传闻凉硕的拓阳王樱殇骁勇善战,熟读各国兵法,此次正是他担任大将,与洛少卿决一死战。

“阿纤,跟我过来。”

“是,老爷。”

叶老爷路过院子,正好看见阿纤端着水盆在发愣,便喊了她。阿纤跟着叶老爷一路来到了东边院落的书房内,她不止一次来到这个书房里,每次老爷将她带到这里,都有很严肃的事情要对她说。

这回找她,难道是和洛少卿出征有关?书房里的书卷香充斥着,阿纤立在书桌前不远处,叶老爷脸色变得凝重。

“不管战场上发生什么,你都不可以到前线去帮忙,茗斐不懂事,别跟她一般胡闹。”

“阿纤明白,请老爷放心!”

原来叶老爷早就料到,叶茗斐会因为牵挂洛少卿,让她到前线去帮忙。姜还是老的辣,叶老爷对自己的女儿真是了若指掌,本来她也没打算去前线帮忙。叶老爷点了点头,挥手让阿纤离开,他不想辜负了向老的一片苦心。

二十年前,凉硕和抚城,曾经因为一个女人打了一年的战。结果,双方并没分出胜负,却使得民不聊生,多少百姓家破人亡。他不想再看到悲剧重演,自古红颜多祸水,即使是他当年也过不了那美人关。

阿纤回到了叶茗斐的闺房,阿柔问起刚才叶老爷找她何事,阿纤只说是关心大小姐的饮食起居,并没有实话实说。叶茗斐大概猜到了她的爹爹对阿纤说了什么,她也不为难阿纤,但愿洛少卿能平安回来。

“听说最近茗昕和皓元殿下走得很近。”

“我看她经常出入帝宫,不过老爷好像不太赞同她和皓元殿下在一起。”

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?”

屋内三个女孩聊起了八卦,叶茗斐昨天路过茗昕院落的时候,无意中听见二娘在怂恿茗昕多去帝宫走动,说不定就能当上王妃。阿纤最近发现,茗昕经常不着家,老往帝宫跑,只是叶老爷觉得,她毕竟是庶女,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,不要有非分之想。

阿柔倒是后知后觉,她先前有猜测茗昕和兰元熙的关系,只是还不太确定。

“在说我什么呢?”

刚说到茗昕她就来了,阿柔连忙给茗昕搬来凳子,叶茗斐一直对她和兰元熙的事好奇。阿纤谎称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点心,离开了闺房。她对别人的八卦并没有很大兴趣,尽管她也希望茗昕能找到属于她的幸福,但是毕竟这是茗昕的私事。

室外艳阳高照,如此晴朗的好天气,不知师父他老人家正在做什么。阿纤手头并没有事情要忙,便从后门离开了叶家,就算不是月圆之夜,她也会去看看师父。在她的印象中,师父是个不苟言笑的老男人,除了教她剑法,也教会了她许多做人的道理。

来到熟悉的瀑布附近,阿纤用手背挡了挡头顶的烈日,师父该不会去采野果了吧?爬上瀑布边的大石头,阿纤这才看见,师父又在水里练闭气了。没过多久,水里的老男人游到了岸上,阿纤伸出手,将她的师父拽了上来。

“丫头,又来陪我这个老头子聊天了?”

“师父老当益壮,剑法超群……”

“别拍马屁了,上次的剑法练来看看。”

阿纤尴尬的笑了笑,本想用甜言蜜语夸得师父心花怒放,这样就不用练剑了,师父果然不吃这一套。拔出腰间的落雪剑,阿纤回忆着上次师父教给她的剑法,向老站在一旁看着,时不时指点两句。

他让阿纤自小习武,是为了让她能够强身健体,也能起到自保的作用。十五年前,他将阿纤从帝宫中带出,一来完成她母亲的遗愿,二来能让阿纤从小远离帝宫的尔虞我诈。婉妃在帝宫中向来谨慎,到头来还是遭人算计,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不去也罢。

“师父,阿纤的爹娘真的不在了么?”

“练剑要走心,师父还能骗你不成?”

阿纤突然想起小时候师父告诉她,她的父母死于战争,师父见她可怜,便将她收留,教她剑法。可是偶尔午夜梦回,她总隐约看见一位身段玲珑的绝美妇人,对她温柔的笑。三年前在洛府的晚宴上,她的舞便是源于梦中,那美艳的妇人所舞,她正好记住了六七成。

记得五六岁时,她追问自己的身世,只因自己无意中在镜子里发现眼底的蓝光。师父当时告诉她,她是巫族的后人,天赋异禀。由于巫族的人十五年前得罪帝君,所以隐藏身份才不会招来杀身之祸,她便从小安分守己。

至于为何将她送去叶家,师父只说自己是孤寡老人,养不起她,所以将她托付给叶家。这么多年了,她没有再提起自己的身世,也听从师父和叶老爷的话,将自己的容貌改变,收起了瞳孔中的幽蓝之色。

“师父,洛少卿打得过樱殇么?”

“不好说,你还是管好自己吧。”

阿纤随口打听,向无涯思索了片刻,最后还是搪塞了她。毕竟现在都是年轻人的战场,他自从隐居山水之后,便很少关心朝政,有时甚至会刻意回避。他辞官已经十五年了,朝堂上的事情与他无关,现在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阿纤,希望她能一生平安。

巫族长老曾在多年前占卜预言,巫族的荣辱皆有定数,阿纤的命运诡异莫测,要想她一生平安,只能遮挡其锋芒。他在十五年前和叶老爷约定,此生必当竭尽全力护阿纤周全,她的命数不仅关乎个人,还关系到了帝王家。如果帝后知道婉妃的孩子还活着,定会想尽办法置阿纤于死地。

向无涯看着阿纤,暗暗叹了口气,上回阿纤在洛家差点暴露身份,吓得他几天都没睡好觉。如今巫族的人已经四散各处,几乎不见踪影,帝君向来不做这种赶尽杀绝的事,这事是谁在背后操纵,已经显而易见。

“师父,想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跟师父采果子去。”

向无涯意味深长地伸手摸了摸阿纤的头,将一旁的竹篮递给她,阿纤提着篮子走向密林的深处,向无涯慢慢跟上了她的脚步。两人迎着耀眼的日光,嗅着林子里花草的芬芳,准备着今晚的山林美味。

小说《倾国女婢》 第007章 扑朔迷离的身世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婚姻爱情小说
  2. 虐恋情深小说
  3. 未来小说
  4. 种田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