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哈比阅读 > 小说库 > 玄幻 > 六道登天录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4:19:10

六道登天录

六道登天录 前若初 著

已完结 田砚聂秋雨 灵异鬼怪科幻豪门世家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六道登天录》由前若初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田砚聂秋雨,内容主要讲述:“逢田莫入,见石绕路,遇水回头,望风闭户。”六道轮回中,饿鬼道弟子时常秘密潜入其它各道,打杀修者以自肥,故将各道巅峰强者编成打油诗,告诫门中弟子如遇诗中四人弟子亲族之类,尽皆回避。一次风雪破庙,饿鬼道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最后,偌大的殿堂便只剩田家两小,与博忘雪、肖英、刘卓三名弟子。博忘雪既接下了招待外客的差使,自是不能撇下二田,一走了之,而肖、刘二人眼见多了田成这等情场大敌,当然不愿就此离去,任其发挥,心中打定了主意,必不给两人独处亲近的机会。

田成见状,心中已有计较,便道:“雪儿师妹,我等来得冒昧,本该客随主便,将就行事,只是……”说到此处,他话里便是一顿,脸现为难之色。

肖、刘二人眼见田成如此作态,心中顿呼不妙,正要想法子截住话头,奈何博忘雪太过上道,当即便道:“师兄但说无妨,我万剑门虽处偏寒之地,家业不厚,但贵客临门,还是招待得周全。”

田成将头一摇,仰天作了一揖,说道:““师妹说笑了,堂堂万剑门,传承万载,流芳百世,实乃我人道剑修圣地,谁不景仰。”随即指了指田砚,继道:“说的便是我这兄弟,自小身子骨羸弱,最近连日里赶路,已是支持不住,还望肖、刘两位师兄帮一把手,寻处清净所在,先领了他去休养一二。”

田砚哪里还不领会,身子立刻佝偻几分,体内道力运转,将脸**得苍白如纸,咋一看,果然有些摇摇欲坠之势。

肖、刘二人俱是心中大骂,那肖英忍不住道:“赶了这许多路,你便不乏么?怎的不同去休养?”

田成早有准备,叹道:“剑王前辈享誉几百载,神通手段早臻化境,父亲向他老人家讨教,我哪里放得下心来,守在此处看上一看,略尽些孝心,也是好的。”

刘卓为之气结,几乎吼道:“你若喜欢看,我师兄弟陪你看便是,师妹自可领了你这兄弟前去安顿。”

田成不慌不忙道:“雪儿乃是剑王前辈嫡亲血脉,将心比心,我愿守在此处,她便不愿么?”这一回,竟连师妹两字都省了,好似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一般。

博忘雪实则也不喜这二人成日里纠缠,便道:“两位师兄这就去吧,此处自有我来照应。”

二人哑口无言,几欲吐血,却也不愿分出一人,单独去行这苦差,做那垫背,便只能一同陪着“摇摇欲坠”的田砚,万般不舍的离开。

三人出了大殿,便往山上飞去,肖、刘二人恨极了田成,对他这“兄弟”自是十二分的不待见,未行多久,便随意寻得一处半荒废的洞府所在,落了下来。却见此处寸草不生,尽是些黑黝黝的嶙峋怪石,山风掠过,呜呜作响,在薄雾掩映之下,透着一股森森之意。

田砚人地生疏,又被两人携到这等所在,心中已是惴惴,早做了替少爷背锅挨打的准备,忽见不远处一块山石竟伴着阵阵不规则的铮铮之声晃动起来,心下顿时一激,以为对方早在此处伏下了人手,随身法器立时激发,一个碧绿的罩子将自家裹了个严严实实。

肖、刘二人被逼得跳开,看看那晃动的黑影,又看看一脸紧张的田砚,顿时大笑起来。肖英举手指着那黑影说道:“你这胆小鬼,且走近看看,那是什么?”

田砚知道自家想得岔了,脸上一红,连忙撤了法器神通,却兀自不愿走上前去。

刘卓见状,又是大笑,施施然走到那黑影之前,说道:“没胆鬼,你且放心,你兄弟二人好歹也在几位师祖面前挂了号,我等再不顺气,也不敢设计诓了你来挨打。”

田砚不愿被这二人看得低了,也不答话,鼓足了勇气大步上前,心中却是绷得紧紧,将法器扣在手中,只待有异,便要发作。走到近前,却见那黑影竟是一条黑衣大汉,衣衫褴褛,堪堪裹身,**在外的肌肤上尽是些坑坑洼洼的大小伤痕,一张长脸被乱蓬蓬的头发遮去了大半,所显尽是腌臜,直如街边叫花子一般。再循那铮铮之声瞧去,竟是四条儿臂粗细的黝黑铁链缚着那大汉手脚,直插入地下去了,也不知通到哪里。此刻,那大汉正随意坐着,将地上几块石头摞来摞去,状极认真,对三人混没看上一眼。

肖英啐了一口,说道:“当真晦气,怎的兜兜转转到了此处?这傻子人不人鬼不鬼,竟然还没去阎罗殿里站队。”言罢飞起一脚,踢起一粒石子,正中大汉额头,赫然便是一个血洞,鲜血汩汩而出,直染得满面皆是。

田砚入田家之前,也是个苦哈哈,经过家破人亡之伤,历过乞讨流浪之痛,见那大汉如此落魄,还无端受辱,心中怒气渐生,喊道:“你等有气,自寻那正主发去,跑来此处欺负弱小,却是何种道理?”说着便拿出上好伤药,不顾恶臭盈鼻,抹在那大汉伤口处,不过几息功夫,血流顿止。

刘卓哂笑道:“这伤药倒是极品,却用在一个傻子身上,当真浪费得紧。”

田砚这才惊觉,那大汉仿似对眼前遭遇全无所觉,竟还是自顾自的摆弄那几块石头,果真有些痴呆之意。但他心中怒气并不稍减,只道:“傻子便不是人么?堂堂万剑门弟子,竟然这般无聊,也不怕堕了师门威风。”

肖英冷声道:“此处乃我家道场,我等如何做法,与你这外人何干?洞府便在前方,自有童子看守,你爱去便去,不爱去就在此处陪这傻子也行。”言罢向田砚抛出一块小小令牌,便扯着刘卓架起飞剑,遁离不见,自是速速回返大殿,与那情场大敌争锋角力去了。

田砚心中冷笑:“少爷虽然修炼不成,脑子却是极聪明的,这两只傻鸟若能寻到人,太阳只能打西边出来。”他见那大汉血虽止住,一张污脸上却已鲜红遍布,更显凄惨,忙取出面巾为其擦拭一番,轻声问道:“你可有事?是否需人照料?”

大汉不答,眼中便只有那几块石头,翻来覆去。田砚又问两遍,见他还是不理,轻叹道:“看来真是个可怜人。”留下一瓶伤药,一件力尊者田铿所用的崭新衣衫,便自行往怪石堆深处行去。

走得不远,田砚便瞧见陡峭山崖之下嵌着一对黝黑石门,门户紧闭,自有法阵防护,想来就是那洞府了。他呼喊一阵,石门轰然打开,一名古稀老者缓缓行出,只得第二境融灵的修为,拿一对昏花老眼打量过来,模样茫然。

田砚举手一礼,说道:“见过前辈,敢问一句,此洞府童子何在?”

那老者腼腆一笑,还了一礼,应道:“那童子便是老朽了,山中无岁月,自主人陨落,这洞府已空了几十年。尊客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田砚将令牌递上,说明来意,老者自无不可,领了他宿进洞府静室之中,一应用度俱是不缺。那老者往他手中令牌打出一道法诀,言道:“老朽耳聋目昏,应变迟缓,尊客往来各处,进出洞府,只用这令牌行事便可,只当自己是此地主人就好。”说完便施礼退出,避往偏室,再不出来。

田砚洗漱停当,眼看日已西斜,却不见田成前来,想必是又耍了些小小花招,择到了与博忘雪比邻而居的好所在,当下便不再等他,自行用过了晚饭。这连日来赶路,也当真是乏了,做得一会儿功课,便沉沉睡去,一夜无话。

第二日清晨,田砚悠悠醒转,多日的疲惫一洗而空,精神焕发。山中天气多变,此时却是下起了一场豪雨,稀里哗啦直如泼水一般。他陡然想起那怪石堆中的痴傻大汉,心中便生几分牵挂,草草填了肚皮,行出洞府,法器神通展开,将瓢泼的雨水挡在身外,行到了乱石堆中。只见那大汉全身俱已湿透,仰卧在水坑之中,一动不动,只盯着天上乌云发呆,额头上紫红的窟窿已被泡得浮肿,身前伤药和衣衫早被冲到了远处,却是未曾动过。

田砚愈发觉得此人可怜,召出一个光罩替他遮挡风雨,叹道:“那伤药和衣衫,你怎的不用?”

那大汉当然不会答他,与昨日一般,将他当做空气对待。

田砚心中微黯,将那光罩留下,又拿出些干粮清水,放于大汉面前,便起身离开。

他行到峰边,召出一个柳叶状法器,乃是田铿赐予他的护身之物,名曰杨柳青,为木属性七品,前日里正是靠了它,才挡下饿鬼道众人的神通,逃过一劫。只见这杨柳青迎风涨至床榻大小,将他摄了上来,飘飘然便往峰下飞去,速度虽不快,却隐隐有出尘之态。

田砚凭着记忆往山下大殿行去,途中偶尔碰上万剑门弟子询问盘查,便拿出令牌自表身份。那些弟子多有闻得昨日之事,也不留难,任他自去。绕得几段弯路,终是远远瞧见那片古意盎然的青石广场。

大殿之内人并不甚多,俱都看着那铜镜中的影像,不时三两相聚,窃窃私语几句,其中却无一个田砚认得的。镜中所映,与昨日并无太大差别,只是斗法波动未有那般密集,往往几息才透出一股,但响动却更加大了,连透出铅云的光华也明亮了几分。想来两人已斗到了酣处,一招一式俱是用上了十二分的精神,险恶非常。

田砚待了半个时辰,四周观战之人已是换了两三拨,他亦觉得气闷,出了大殿,逢人便打听田成的所在,竟真碰到一个知晓的,又沿路询问路径,终在一处涯台之上寻到了人。哪知田成正与博忘雪切磋道法,兴致盎然,三言两语便把他打发走了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一边随意乱逛,一边幸灾乐祸的猜度,恐怕那肖英与刘贵也与自己一般,几个回合就给轰得远远儿的,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吐血三升呐。

小说《六道登天录》 第10章 傻汉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灵异小说
  2. 鬼怪小说
  3. 科幻小说
  4. 豪门世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